主页 偏方 摄生 草药 穴道 丹方 书本 中药 视频

口腔科

秘方栏目: 内科 外科 妇科 男科 儿科 肠胃 泌尿 肝胆 肛肠 骨科 神经 呼吸 皮肤 肿瘤 美容 补养 延寿 心脑 食疗 按摩 治方大全

调肝理脾法医治口腔枯燥综合征的源流与机制

明升备用网址网 www.mm88fl2t.com 发布时刻:2018-05-15
口腔枯燥是枯燥综合征最常见的体现, 跟着现 代确诊技能的前进及医学界的日益注重, 该病得到 越来越多的研讨。 中医虽无此病名, 但关于与之类 似的燥证(症) 、 口干(渴)等病症, 自古以来论说颇 丰, 治法多端, 效果亦可。 本文拟就调肝理脾法医治 口腔枯燥综合征的源流与机制进行讨论。

“调肝理脾”之源流与内在

1. “调肝理脾” 之源流肝脾 二脏生理特色不 同, 发病特色也各异。 如肝病多实, 常见肝气郁滞、 肝火上炎、肝阳上亢、肝风内动, 肝阴、肝血亏虚 较少见, 因而, 肝病治法多取疏肝、 清肝、 泄肝、 镇 肝、 平肝、 柔肝之名; 脾病多虚, 脾气(阳)虚, 运化 不及, 又常继发水湿、 食积, 常见脾气缺乏、 脾虚湿 盛、 脾阳亏虚、 脾虚食滞等, 故脾病治法多取健脾、 运脾、 醒脾、燥脾、 补脾、 温脾之名。无论是治肝 的 “疏” “清” “泄” “镇” “平” “柔” , 仍是治脾的 “健” “运” “醒” “燥” “补” “温” , 专指性都比较 强, 每个字均有其差异于其他字的特定意义, 互相 无法代替, 用其间的某一个字也无法归纳其他字的 意义。

“调” 和 “理” 这两个字与前述诸字比较, 特异 性就相对较弱。 《说文解字》曰: “调, 和也” [1]53 。 有 和谐、 谐和、 调度之意; “理, 治玉也” [1]12 , 引申之义 为管理、 照料。 调度, 即 “谐和管理” 之义。 即病有 不好者, 使之谐和也, 就相当于中医医治八法傍边的 和法。 换言之, 无论是 “调肝” “理脾” 抑或 “调肝理 脾” “调度肝脾” , 所指的都不是一种具体治法, 而 是一类治法, 即, 使肝、 脾功用康复正常的各种治法 的总称。

考诸文献, “理脾” 一词宋元时期医籍中即多 用, 如《博济方·卷二》 “三焦总治” 中所载的神妙 沉香丸成效是 “消化滞气, 调顺三焦, 空胸膈, 理脾 元” [2] , “理脾元” 即理脾气之义; 《和平惠民和剂局 方》所附 “攻略泛论” 卷下 “论泻痢证候” 中云: “霍 乱吐泻后, 调度脾胃可与参苓白术散、 嘉禾散、 五苓 散、 四正人汤、 调气散之类……若吐泻定, 热药皆止, 只用温药理脾” [3] , 此处 “理脾” 当指补气运脾; 《世 医得效方·卷七》 “大方脉杂医科·遗精” 载有 “理 脾丸” 一方 [4] , 主治脾虚遗精, 故 “理脾” 在此指的就 是补脾。 “调肝” 一语运用更为频频, 南宋《仁斋直 指方论·卷十八》 “腰痛证治” 中即有 “调肝散” 之 名 [5] , 明清医籍更很多运用, 如明代 《医方考·卷三》 “虚损劳瘵家世十八 · 人参养荣汤” 中云: “用当归泽 脾, 芍药调肝” [6] , 《孙文垣医案》中运用了 “调肝安 脾” “调肝养脾” 等语 [7] , 《长沙药解·卷一》云: “干 姜调肝畅脾” [8] 。 由此可证, “调” “理” 二字在治法 上并没有专指性。

“调肝理脾”在现存古籍中仅见于清代《医 宗金鉴》和《外科备要》 。 如《医宗金鉴·妇科心法 要诀·调经门·调经证治》云: “思虑伤脾损汗水, 归脾归芪枣远香。 减参与柴归芍薄, 逍遥调肝理脾 方” [9] , 把逍遥散作为 “调肝理脾” 的代表。 可见, “调肝理脾”其实是谐和肝脾二脏联系的治法总 名, 所以, 作为一个专指性不强的中医术语, 较少被 古代医家运用也很正常。

2. “调肝理脾” 的内在 调肝理脾法本质上是 中医 “和法” 的一种, 也称谐和肝脾法。 关于本法, 田 丙坤等 [10] 以为: “适宜于肝气失于疏泄的肝木乘脾土 证, 将其等同于 “疏肝健脾法” 。 侯树平 [11] 以为: “和 法经过扶弱制亢、 和谐阴阳、 抑肝理脾、 调度气机, 到达疏肝理脾、 疏肝健脾、 抑肝扶脾等意图, 使肝脾 和谐、 脏气功用平衡” 。 对本法叙说最全面的当属张 声生教授, 他以为: “调肝即疏肝气、 泄肝气、 清肝 热、 养肝血、 滋肝阴、 化肝(痰)浊、 散肝瘀、 柔肝、 镇肝等。 理脾即补脾气、 运脾气、 升脾气、 温脾阳、 清脾火、 祛脾湿、 滋脾阴等” [12] 。 临床上依据不同的 肝脾失调证候类型, 将调肝法与理脾法合作使用。 十分明晰地归纳了调肝理脾这一医治大法的具体内 涵, 使其不再混同于其他具体治法, 关于中医概念的 规范化大有裨益。

中医古籍对口腔枯燥综合征的病机知道 关于口腔枯燥, 古代医家并没有一致的病机认 识, 但因为脾开窍于口, 其经脉连舌本, 散舌下 , 脾在 液为涎, 所以口腔枯燥多与脾相关; 燥乃炽热津亏之 征, 故本症病性古代医家多以为属热, 或虚或实。

1. 腑脏虚热, 津液亏虚 《诸病源候论·卷 三十》 “唇口诸候· 唇舌干焦候” 以为因为心经 “其气 通于舌” , 脾经 “其气通于口” , 故口腔枯燥的病机是 心脾二经 “腑脏虚热, 气乘心脾, 津液竭燥” 。 唇舌失 于濡养, 天然呈现枯燥之症。

2. 阴阳断隔, 上热下寒 《诸病源候论·卷三》 “虚劳病诸候上·虚劳口枯燥候” 以为 “虚劳口干 燥” 的病机是 “劳损血气, 阴阳断隔, 冷热不通, 上焦 生热” [13] , 也便是说虚劳者因为气血缺乏, 发生了阴 阳不能交通, 上焦由此生热, 故而口干。 宋代《和平 圣惠方 ·卷二十七》 “治虚劳唇舌枯燥诸方” 在此基 础上指出虚劳者是 “津液削减, 荣卫不可” 导致 “下 焦虚寒, 上焦生热” , 上热下寒, 上热则上焦津液不 足, 下寒则下焦津液不能上承, 故作口干之症。 《圣济 总录·卷九十一》 “虚劳口枯燥” 则进一步将 “下寒” 清晰归因于肾与膀胱。

3. 心经蕴热,传之于脾 《圣济总录·卷 一百一十七》 “口齿门·唇舌干焦” 指出: “唇舌干焦 者, 以心经蕴热, 传之于脾, 二脏俱受邪热, 故唇舌之 间, 津液燥而干焦也” [14] 。 以为本病的病机是 “心脾 蕴热” , 这儿并未着重虚热, 因而所指应为实热。

4. 热积上焦,唇舌失润 《圣济总录·卷 一百一十七》 “口齿门·唇舌干焦” 又云: “亦有多食 五辛, 喝酒过度, 热积上焦, 不能润泽于唇舌, 而致干 焦者” [14] 。 因为饮食辛辣、 嗜酒的原因致热积上焦心 肺, 津伤唇舌失润而干, 病性也是实热。

5. 脾胃气虚, 气不生水 清代董废翁在 《西塘感 症· 口渴》中云: “又有得之劳倦内伤者, 乃脾胃元气 大虚而渴也” [15] 。 指出口干可因为脾胃气虚而致, 盖 脾胃气虚, 则运化不及, 津液乏源, 口干乃作。 调肝理脾法医治口腔枯燥综合征的机制剖析 津液是人体一切正常体液的总称, 来历于饮食, 经过脾、 胃、 小肠、 大肠消化吸收饮食中的水分和营 养而生成。 这个进程中, 胃主受纳、 脾主运化起着主 要的效果; 小肠泌别清浊, 吸收饮食物中的水分, 上 输于脾; 大肠承受小肠下注的食物残渣和剩下水分, 将其间部分水液从头吸收。

津液的输布, 首要依托脾、 肺、 肾、 肝、 三焦等脏 腑。 脾主运化, 一方面将津液上输于肺, 经过肺的宣 发肃降, 使津液布散全身, 另一方面, 脾也可直接将 津液布散全身; 肺主通调水道, 将脾转输而来之津 液, 经过宣发效果输布至人体上部和体表, 一起也通 过肃降效果运送至人体下部(肾与膀胱) ; 肾主水, 对水液代谢起操纵效果, 肾气 (阳)推进各脏腑对津 液的输布, 一起, 肺运送的津液, 又在肾的气化效果 下, 清者上升, 复归于肺, 布散全身, 浊者下行, 经膀 胱化而为尿; 肝主疏泄, 气机调畅津液才干畅行无 阻, 气化有权津液才干生化不息; 三焦为决渎之官, 对津液的运转起着通调效果。

口腔枯燥者, 有的缘于津液缺乏, 口腔失于滋 润, 有的则与津液的输布妨碍有关。 经过以上津液 生成、 输布的各环节能够看到, 脾是仅有与两个进程 均亲近相关的脏, 其生化、 转输津液的功用也是无 可代替的。 脾位居中焦, 乃气机升降之纽带, 脾升胃 降, 气机调畅; 若脾胃升降失序, 则气机逆乱。 一起, 肝作为主疏泄气机之脏, 生理和病理上又与脾亲近 相关, 因而, 关于津液生成或转输妨碍而发生的口腔 枯燥综合征, 挑选调度肝脾二脏的治法无疑是优先 之选。

别的, 依据临床调查, 口腔枯燥综合征患者中, 全 身体系性疾病、 服用药物、 心思心情状况是首要的致 病要素 [16] , 多数本病患者有焦虑、 郁闷、 严重等体现。 本病多发于中老年女人, 女子心情较为灵敏, 肝气易 郁, 女子以血为本, 肝血易亏, 因而, 肝在本病发病过 程中也具有重要影响。 刘国英 [17] 以为, 枯燥综合征之 燥不同于一般的内燥, 又非实火亢炽之证, 是因为气 机失畅, 郁而化热, 气津敷布妨碍, 阴阳偏颇所造成的。 解建国以为, 医治枯燥综合征首先要处理的便是肝 郁, 只需肝郁得到缓解, 机体和谐平衡, 肾精得以濡 养, 体内津液正常运转以濡润脏腑, 症状天然得到遏 制 [18] 。 这些论说均证明了调肝在口腔枯燥综合征治 疗中的重要性。

调肝理脾法的使用

口腔枯燥综合征患者首要且最首要的临床症状 便是口干, 口干首要缘于津液生成缺乏或输布妨碍, 与津液生成和输布亲近相关的是脾肝二脏, 因而, 依据病证具体情况运用调肝理脾诸法, 便是本病的 医治要害。

调肝理脾是医治大法, 并非具体治法。 关于调 理肝脾的具体治法, 今世医家现已进行了具体论说。 如危北海教授建议医治 “肝之为病” 应顺肝之性, 以 “甘缓” “辛散” “酸泻” 为医治总则, 依据肝脏自病 及与它脏的联系, 运用疏肝、 理气、 柔肝、 平肝、 清肝 等直接之法, 以及升降脾胃、 培育中宫、 清金制木等 直接之法, 或许直接和直接医治相结合 [19] 。

张声生教授着重肝脾相关, 医治疑问脾胃病时, 依据不同的肝脾失调证候类型, 将调肝法与理脾法 合作使用。 如疏肝健脾法适于肝郁脾虚证, 方选小柴 胡汤或逍遥散; 泄肝扶脾(抑木扶土)法, 适于肝旺 克脾证, 方选痛泻要方; 补脾泄肝(培土泄木)法, 适 于脾虚肝旺证, 方选柴芍六正人汤; 补脾养肝法适于 肝脾两虚证, 方选六正人汤合四物汤; 泄肝和中法适 于肝气 (火)犯中证, 方选柴胡疏肝散合左金丸; 柔 肝滋脾法适于肝脾阴虚证, 方用一向煎; 暖肝温脾法 适于肝脾虚寒证, 方选理中丸合吴茱萸汤; 理气化瘀 法适于肝脾血瘀证, 方选血府逐瘀汤; 清利湿热法适 于肝脾湿热证, 方用茵陈蒿汤合连理汤 [12] 。 尽管以上所论并非针对口腔枯燥综合征, 可是 只需病机相同, 捉住肝脾失调这一主线, 辨证清晰, 即可施以相应治法方药。

病案举隅

患者某, 女, 57岁, 2013年6月于首都医科大学附 属北京中医医院脾胃病中心门诊初诊。 患者以口干为 主诉, 缓慢萎缩性胃炎病史, 口干咽燥, 饥不欲食, 舌 红少苔, 脉细数。 诊为燥痹, 证属气阴两虚, 予益胃汤 加减。 1周后复诊, 就诊于张声生教授, 患者诉口干 减轻, 但仍时有夜间口渴, 伴下肢细微震颤, 大便燥 结。 张师诊其舌脉, 考虑患者燥病日久, 水不涵木, 虚风内动, 乃取调肝理脾法, 前方加白茅根、 芦根、 生地黄滋阴清热, 白芍养阴柔肝, 阿胶滋阴养液以息 内风, 龟板、 鳖甲、 牡蛎育阴潜阳、 息风解痉。 半月后 患者复诊, 诸症显着缓解。

此外, 因为脾在本病发病进程中的特别重要地 位, 除了脾气、 脾阳之外, 脾阴这一要素尤需注重。 赵荣莱 [20] 指出, 脾的运化功用以脾阴为根底, 脾阴不 足, 运化功用减退, 营血亏虚, 濡养无权, 虚热内生, 发生各种枯燥失润之象, 此正切中枯燥综合征之肯 綮, 故医治本病亦需注重理脾阴, 处方用药需慎防辛 温香燥伤脾阴, 如此方得周全。

来历:中华中医药杂志 作者:丁洋 张声生 韩建民 陶琳 杜正光 肖旸 赵鲁卿 赵静怡 李柳骥
Tag标签:

上一篇:裂纹舌的辩证论治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感兴趣